伏天書屋 > 命之途 > 第六七五五章:洶涌而來
    覺察到宇宙之主的宇宙在慢慢變得穩固之后破穹他們都提議立即發動最終一戰,特別是在他們心中凌天以及華敏兒等人的實力已經足夠跟宇宙之主抗衡繼而將之打敗,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想要打亂宇宙之主的部署——破穹他們很清楚宇宙之主一旦做好各種準備那么日后再想將之打敗就困難了。

    只不過凌天卻并不同意立即動手,因為在他心中繼續拖延時間對他們一方更有利一些。

    “沒錯,借助東皇前輩的本體空間讓凌天他們擁有千倍時間能較大幅度提升凌天他們的實力,也許他們的實力提升幅度會大于宇宙之主做準備所帶來的各種優勢。”長相守支持凌天的做法。

    “你也說了只是也許,很有可能情況并不是這樣,而且創世前輩他們說了宇宙之主的宇宙正在一個較快的速度提升著穩固程度。”長相思有不同的意見:“最重要的是你我都知道宇宙之主那么狡猾,他所做的準備一定非同一般,一旦被他完成那么定然能對凌天他們造成極大的威脅。”

    長相思的話立即得到了很多器靈、圣級天地奇葩的附和,到后來就連破穹也支持立即動手。

    “還是那句話,拖延時間對我們更有利一些,因為宇宙之主縱使知曉東皇前輩的天賦能力也定然不清楚他的本體空間可以讓我們擁有外界千倍的時間,這是我們最大的優勢。”凌天依然不同意,稍稍一頓他繼續道:“另外,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宇宙之主利用什么手段提升宇宙的,在不清楚情況下就動手太過貿然了。”

    “也許我們在了解了為什么宇宙在提升之后會想到應對之策。”凌天補充了一句。

    “沒錯。”長相守附和道:“更何況你我都知道宇宙之主依然在消耗創世前輩、滅世前輩的本源之力,而他的實力自然會受到一定的影響繼而削弱,宇宙之主的實力在削弱,凌天他們的實力卻在提升,此消彼長,日后想要將之打敗無疑更有機會一些。”

    不待長相思他們說什么,長相守繼續道:“另外,赤血他們定然不會什么都不做,而他們所做的事情應該也能對宇宙之主造成一定的影響,沒準就是因為他們的動作而使得宇宙之主一直消耗本源之力,也就說赤血他們也能削弱宇宙之主的實力。”

    長相守、凌天的話讓破穹他們也有些動搖了,特別是他們現在并不清楚具體的情況,如凌天所說貿然動手很有可能會導致一著不慎滿盤皆輸的局面。

    當然,此時破穹他們依然有些擔心,他們依然偏向立即動手。

    感受到破穹他們的想法,凌天沉聲道:“之前創世前輩說他感應到了有奇異的能量涌入宇宙之主的宇宙,也許就是這種能量的涌入才使得宇宙在慢慢變強,而如果我們能解決這些能量,比如化為己有那么宇宙之主的宇宙自然就不會繼續變強了。”

    想到什么,凌天繼續道:“對了,我們可是能煉化各種奇異能量的,而且因為我們的境界很高以及都開辟出了多個小世界還是能吸收乃至吞噬大量能量的,甚至除了那些奇異能量外還能繼續吞噬周天宇宙的能量,而這些能量的其中一部分可是宇宙之主的本源之力,盡可能吞噬之后對宇宙之主的實力也會有一定的影響。”

    凌天的話終于說服了破穹他們,當然最重要的是破穹他們很清楚既然凌天打定了主意那么他們很難將之說服,只能同意暫時不動手,好在在他們心中繼續拖延時間最起碼能讓凌天、華敏兒等人的實力提升,如此就算宇宙之主做著什么準備也不見得一定能壓制乃至擒獲凌天他們。

    就這樣,凌天他們并沒有立即動手,而是繼續修煉以提升實力,當然與此同時他們也一直關注著宇宙的變化,特別是創世神樹、滅世雷龍等圣級天地奇葩一直在探測——他們想要搞清楚為什么宇宙之主的宇宙在慢慢變強。

    時間幽幽流逝,轉眼又是數十上百年過去了,而這么長時間過去凌天他們身邊也終于出現了血紅色的煉獄冥鴉,當然這些冥鴉化形成了煉獄冥海繼而向四周蔓延,大有一副要籠罩整個神界乃至是宇宙的趨勢。

    “這,這是什么東西?”在覺察到煉獄冥鴉的靠近之后丹碧緊張起來,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她感應不到那些煉獄冥鴉的境界。

    以丹碧此時的品階感應不到目標的境界只有兩種可能, 種可能,第一種就是目標的境界超過她,另一種就是目標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存在,而就目前看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都會對凌天他們造成較大的麻煩。

    “是啊,這些東西好奇特,我居然感應不到它們的境界,莫非是圣級的存在……”長相思道,不過她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這些血紅色的烏鴉應該不是圣級的存在,不然它們可以輕松將凌天鎮壓,也能將赤血他們盡數擊殺,如果宇宙之主能控制它們的話根本不用拖延這么長時間,也根本不用做什么準備了。”破穹很篤定地道,稍稍一頓他繼續:“應該是一種很奇特的東西,就目前看宇宙之主的宇宙在變強跟它們有直接的關系。”

    “沒錯,正是因為它們在覆蓋整個神界乃至宇宙才使得魔神的宇宙在變強。”創世神樹給出了肯定答復,而后它語氣一轉:“另外我并沒有從這些烏鴉身上感受到威脅,所以它們定然不是圣級的存在,只可能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存在。”

    創世神樹的話讓破穹他們徹底松了一口氣,不過他們也更加好奇眼前的血紅烏鴉是什么東西了。

    “凌天,你試試能否輕松解決這些東西。”破穹提議道:“不用施展空間崩碎什么的,只需要施展尋常箭技攻擊就行了。”

    聞言,凌天也不多言,心念一動一支能量箭呼嘯而去,直指其中一只煉獄冥鴉——沖在最前面的是煉獄冥鴉,后面的煉獄冥鴉盡數化形成了煉獄冥海,這樣是最快籠罩整個神界的方式。

    雖然只是普通一記能量箭,不過以凌天此時的境界和實力這一支能量箭命中目標之后足以擊殺近圣者三十五重天的強者,不過讓凌天他們目瞪口呆的是這一支能量箭并沒有擊殺那只煉獄冥鴉,甚至它都沒有因此消散多少——凌天的這一記攻擊并沒有蘊含各種奇異能量和化道之力。

    “這,這也太奇特了吧,凌天的攻擊居然沒有對這只烏鴉造成任何傷勢,甚至那支烏鴉都沒有躲閃,莫非它真是圣級的存在?!”丹碧滿是震驚地道:“怕也只有圣級的存在才不懼凌天的試探攻擊了,而且是在被命中后還無絲毫異樣。”

    “不,這些烏鴉并不是圣級的。”凌天搖了搖頭,他的語氣很篤定,感受到破穹他們的疑惑之后他指著依然氣勢如虹的能量箭:“能量箭在穿過那個烏鴉之后并沒有太過明顯的變化,也不過是減少了一些能量,如果那只烏鴉真的是圣級的它可以輕松將那支能量箭化解……”

    “也許那些奇異的烏鴉清楚你的攻擊奈何不得它們所以他們才沒有躲閃,更何況它們的攔阻能讓你的攻擊削弱。”丹碧打斷了凌天的話,而她的話也得到了很多器靈以及圣級天地奇葩的附和。

    “這倒也有可能。”凌天道,而說著這些的時候他再一次攻擊而出,不過這一次的能量箭就蘊含了一些奇異能量和化道之力,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凌天想到了那些烏鴉很有可能是能量體,而對能量體最好的攻擊方式就是利用奇異能量以及化道之力對之侵蝕乃至將之消湮了。

    “咦,奇異能量和化道之力對這些烏鴉還是有一定效果的話,特別是以化道之力為根基燃燒的暗火對之效果更明顯。”幽夜第一時間覺察到了這一次攻擊的變化:“只要有辦法解決這些烏鴉就好,只不過對凌天你來說解決一兩只烏鴉很簡單,不過就目前看烏鴉鋪天蓋地而來,你想要解決他們怕是不太容易吧,這需要消耗太多太多奇異能量以及各種化道之力了,一旦你消耗殆盡各種奇異能量以及化道之力怕是日后對上宇宙之主你就少了一些手段。”

    其他器靈也覺察到了這些,所以對于凌天的攻擊能使得煉獄冥鴉消湮一部分能量他們并沒有流露出欣喜,相反他們還有些擔心起來,特別是他們覺察到煉獄冥鴉的數量堪稱海洋一般——只是解決這些烏鴉怕是就需要消耗極其磅礴的奇異能量和化道之力乃至是消耗殆盡了。

    如果只是消耗本源之力那么破穹他們并不擔心什么,因為凌天可以吸收天地神元力繼而煉化為自己的本源之力,以他強大的心神控制力幾乎不用擔心消耗殆盡的問題,可是奇異能量卻是有限的,而且不是凌天憑空就能煉化獲得的,也就是說這種能量有可能會消耗殆盡,一旦消耗殆盡就如幽夜所說少了一種對付宇宙之主的手段。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